网站首页 | 工会简介 | 通知公告 | 制度建设 | 师德师风 | 民主管理 | 政策法规 | 创先争优 | 教工之家 | 女工天地 | 教工风采 | 心灵家园 | 分工会速递
甯堝痉甯堥 [更多]
暂无记录!
 
 
当前位置:工会首页 > 甯堝痉甯堥 > 甯堝痉甯堥

大国工匠----王进


  王进,男,1979年4月出生,汉族,中共党员,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检修公司输电检修中心带电班副班长。

  王进是电网系统特高压检修工,成功完成世界首次±660kV直流输电线路带电作业。参与执行抗冰抢险、奥运保电等重大任务,带电检修300余次实现“零失误”,为企业和社会创造了巨大经济价值,被习近平总书记接见。

  所获荣誉: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、全国劳动模范、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、全国五四青年奖章、最美职工。

  王进,男,1979年生,汉族,中共党员,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检修公司输电检修中心带电班副班长,高级技师。全国第十二界青联常委,中国能源化学地质工会兼职副主席。

  王进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、全国劳动模范、全国五四青年奖章、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、中国最美职工、中国最美青工、中国青年岗位能手标兵、中国电力楷模、国网特等劳模等荣誉称号。2017年当选党的十九大代表。

  以岗位为荣:一线工人勇攀世界带电作业巅峰

  “一战成名”,是很多人对王进的印象。

  如果没有2011年世界首次±660千伏银东直流带电作业,也许今天王进依然籍籍无名。“我觉得王进取得好的成绩是必然的,出名是早晚的事。”王进的徒弟李敏说。

  带电作业属于高危工种,除了对身体条件要求比较高以外,对经验、技术、心理素质要求都很高。“每次上塔都会紧张,说不怕那是假的。”王进说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依然记得第一次“抓电”的恐惧和无助。

  2001年在沈阳取证考试,是王进第一次接触高电压带电作业。王进回忆说,当轮到他时,也是哆哆嗦嗦,伸手去摸线路,还没等靠近,手指尖就和导线拉出了一道10厘米长的电弧,冒着蓝光“嗞嗞”作响,就像毒蛇吐着信子。“我当时心一横,一把就抓了上去,实现了职业生涯的第一次突破。”

  王进相信熟能生巧。多年来,他专心学习理论知识,苦心练习技能本领,潜心练就了“一眼定、一心平、一招准”三大绝活。带电作业最怕冬天和夏天,但往往就是这两个季节作业多,夏天40摄氏度的高温,王进在线上作业嗓子干得直冒烟,一瓶水一口气喝下去,出的汗比那瓶水还多,顺着内衣流到鞋子里,一走就哗啦哗啦响。寒冬腊月,零下十几摄氏度的低温,薄薄的屏蔽服里只能套一件羽绒坎肩,王进在50米高的风口处,感觉像没穿衣服,寒风像刀子割得脸生疼。

  20年来,他经历过的带电作业100余次,累计减少停电时间300多个小时,多次完成抗冰抢险,奥运、全运保电,十八大保电,线路防舞动治理等重大任务,为社会节省电量1000万度,避免经济损失数以亿计。

  2011年,世界首次±660千伏银东直流线路带电作业,让王进走向了职业生涯的“高峰”。±660千伏银东直流输电线路是世界首条±660千伏电压等级输电线路工程,占山东省总负荷的近十分之一,被称为“不能停电的线路”。

  为成功挑战这项世界难题,自线路建成之日起,王进和带电班的成员连续两个月吃住在训练场,白天上塔演练操作,晚上研究作业方案,为了实现高空与地面的精准配合,所有成员每天要登4次塔,相当于在20层的高楼上下8次,在高空中一个传递动作要反复演练十几遍。因为高强度的训练,王进晚上睡觉时肌肉经常会痉挛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2011年10月17日,在30多家媒体的见证下,王进作为等电位电工,在不到1个小时里,成功完成了带电检修任务,成功完成世界首次±660kV直流输电线路带电作业,被誉为±660kV带电作业“世界第一人”。

  尽管带电作业充满了苦,但王进更喜欢讲述他的乐:“我喜欢站在高空的感觉,蓝天白云似乎触手可及,广阔的田野一望无边,风声在耳旁掠过,大自然就这么真实地呈现在眼前,宁静、祥和,带给我莫名的感动。”

  以创新为乐:中专生走上国家科技最高领奖台

  2015年1月9日,对王进来说,是一个值得永远铭记的日子。

  这一天,王进跟众多院士、教授、科学家等一起,走进人民大会堂,参加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。这一天,习近平总书记跟自己亲切握手。“当时完全被巨大的幸福感笼罩了。”王进说。

  让王进获得无上荣耀的,是他和同事们自主研发的“±660千伏直流架空输电线路带电作业技术和工器具创新及应用”,该项成果被授予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。其中,专用工器具获得了7项发明专利、7项实用新型专利,填补了多项技术空白。《±660千伏直流输电线路带电作业技术导则》先后成为国家电网公司企业标准和电力行业标准。这些成果在宁夏、山西等5省区得到推广应用,实现直接经济效益1.58亿元。

  在全部获奖项目中,王进是最年轻的第一完成人。除了年龄最小,学历最低也是他的“标签”。对此,王进毫不忌讳:“我是一名技校毕业的中专生,但我始终认为,创新与学历无关,再高大上的创新,不实用也一样没有价值,再小的发明,只要能解决问题,也是有意义的。”

  说完,王进拿出一个喝完的矿泉水瓶子,放在地上用力一踩,“这就是我早期的一项创新,想象不到吧?”王进解释说,由于长时间的电腐蚀,运行中的导线表面非常粗糙,不小心衣服就拉出一条大口子。“最初,我们把压扁了的矿泉水瓶子垫在线上,走起线来又滑又快,但不一会就烫得手疼。后来,王进团队发明了由6个铝合金滑轮组成的走线手套,解决了这个大问题。”

  一花独放不是春,万紫千红春满园。王进坚持创新服务于电力生产,把那些热爱创新的工友聚到一起,组成了“卓越带电作业创新团队”,积极投身超特高压输电线路带电作业专业的攻坚克难问题,把创新人才个体优势发展为群体优势,将员工个人“单打独斗”整合为团体创新合力。王进参与的线路检修技术改造40余项,改造工器具30余件,取得发明、实用新型专利40余项,发表学术论文12篇,多个成果获得省部级职工技术创新成果奖。以他名字命名的工作室被评为“全国示范性劳模和工匠人才创新工作室”“山东省劳模创新工作室”“山东省第三批高技能人才创新工作室”。

  在国家科学技术座谈会上,王进提出要多保护一线工人发明创造的知识产权,让他们有更多的心力和尊严从事创新劳动。“1个月后,我接到国务院一个部门的电话,告诉我说,你建议的内容我们加到了相关法规中。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,带电作业真是炫酷了,这个岗位真是炫酷了。”王进感慨道。

  对家人抱愧:孝顺儿子一个谎言骗了母亲十年

  “爸爸每天都很忙,晚上我都睡了,他还没有回来,早晨我还没有醒,爸爸就已经走了。”这是儿子对王进最深刻的印象。

  “儿子今年8岁了,仔细想想,我真没怎么陪他。”说到这里,这个坚毅的汉子说不下去了,眼神变得柔软,泪光闪动。从1998年参加工作起,无论是最初的输电线路施工,还是后来连续14年的带电作业,王进始终忙得像个陀螺。妈妈曾经生气地训斥他:“天天不着家,工作比老婆孩子都重要?你心里还有没有这个家?”

  对此,王进只能沉默以对,多少次他都欲言又止。王进干的是500千伏及以上线路的带电作业,每一次进等电位都是一次生命禁区的穿越。

  “这些年,作为父亲、丈夫、儿子,我很不称职。儿子出生时我在外地检修线路;儿子生病时我在线路上带电作业。没有时间陪老婆逛街,有时候回家一起吃顿饭都是奢望。为了不让父母担心,我瞒了他们10年,不让他们知道我干的是带电作业。”说起家庭,王进这个经常进出超高压电场,在别人闻之色变的生命禁区里游刃有余的“刀尖上的舞者”,没了谈工作时的神采飞扬和自信,言语里充满愧疚和无奈。

  超高压带电作业到底有多危险?王进他们曾经做过一个试验,向±660千伏导线发射一根由金属头拖着的铜线,当金属头与导线相距2米的时候,放电产生的电弧瞬间将铜线烧化。在这个脸蛋、头发都可以投保的时代,保险公司却对带电作业选择了拒保。

  深知带电作业危险性的母亲,从新闻联播中得知儿子成功完成了世界首次±660千伏直流输电线路带电作业,第一反应不是高兴和自豪,而是生气、心疼和担心。

  “王进你个臭小子,这么危险的事都敢干,也不跟家里商量商量!”妈妈很生气,立马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,关上门号啕大哭。“妈妈的心情我能理解,她知道电的危险性。”王进说。

  “我爸爸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工人,虽然他没有给我过生日,还跟奶奶撒了谎,我知道爸爸是热爱自己的工作,不想让家里人担心。我为有这样的爸爸自豪,我爱我爸爸!”儿子的懂事,让王进既欣慰又愧疚。

  “我非常感谢家人对我的理解和支持,他们给了我力量和温暖,照亮我前进的路。”王进说。

 

点击次数:84 更新时间:2019-2-27 【打印此页】 【关闭
 

 

 

   
版权所有 2016 江苏省武进职业教育中心校